波 爾多的歷史發展 經歷了幾百年的歷史變遷,波爾多已不再是一個狹義的概念,更不再只是法國人的波爾多,而它是創造葡萄酒歷史的「葡萄酒首都」,也是法國人及全世界更重要的 歷史遺產. 西元一一五二年,阿奇旦公國的女公爵亞莉艾諾(ALIENOR D’AQUITAINE)與英王亨利二世結婚,而成為英國的皇后,原本屬於阿奇旦公國的波爾多,也隨著阿奇旦公國成為英國領土,就此開始了對英皇的忠誠擁 戴,也同時接受英世的思維.這樣的改變帶給了波爾多另外一種和諧與融合的觀念,有別於其他法國的各地方,並且以堅定的意志往前邁進,開起了海上之路與各國 間的貿易往來.波爾多雖然已是商業城市及天然的良港,但英國人為了波爾多長期的發展,而給予更多建設性及革命性的改變.在英國人的長期發展政策之下,於是 在一二七0年的時候,全新的波爾多城鎮及港口,展現在人們的眼前. 三百年的英國統治,於英.法百年戰爭之後的一四三五年終告結束,波爾多重新回到法國懷抱.在這段期間,經歷了政治因素帶來的經濟困頓時期,耗費很長的時間 才得以解決,而後又重新開起貿易之門.一開始,只是與英格蘭.蘇格蘭.愛爾蘭的貿易,後來則擴大到另外一個海事強國荷蘭,甚至西印度群島等其他國家,也開 創了波爾多對外貿易的新頁. 波爾多酒莊的演進 十八世紀是波爾多酒莊文化開創期,可以看到一個接一個的酒莊(CHATEAU)如雨後春筍般地興起,其因在於當時的皇親國戚及貴族們建立起葡萄酒莊園的體 制,這種體制帶給波爾多獨有且富有特色之酒莊文化.接著富有的酒商及葡萄園主人也開始跟進,而這結構體制也給波爾多帶來了豐富旺盛的生命力,頑強地抵抗社 會與政治的動亂.雖然在法國大革命期間(一七八九年至一七九九年),有許多的莊園易主.更名.甚至於一八一五年拿破崙滑鐵盧之役的戰敗,造成莊園主人的被 放逐流亡海外,喪失莊園或被沒收,但最終還是回到原來主人手中,我們可以從許多莊園的背景故事中得知這段歷史. 「後拿破崙時期」是另一個重要歷程,有許多人在這段期間,因與西印度群島生意往來而致富,這些新富商階級成為酒的中間商(NEGOCIANT).貿易商或 莊園主人,而大部分的家族或公司都能一直持續到百餘年後的今天,仍然維持著原來事業版圖,屹立不搖. 一八五三年,巴黎到波爾多之間的火車開通,也更促進波爾多葡萄酒在整個法國市場銷售的繁榮景象,兩年之後,則是波爾多葡萄酒的另一個轉折點—著名的波爾多 頂級分及酒莊制度,在一八五五年巴黎世界博覽會前被評定確立.從此讓波爾多揮別晦澀.黯淡無光的時期,開啟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榮景;酒商.莊園人也同時為美 好前景而持續努力,創造了波爾多葡萄酒的輝煌歷史. 但好景不長,一八七八年葡萄虱蟲的侵襲,帶來了災難,重創了波爾多葡萄酒產業,葡萄園莊主以無比的強韌意志與病蟲害做長期的戰鬥,一直到將近十九世紀末的 一八九五年,才漸漸結束災難性的時期.接下來的重建工作,就是重新栽種培育,但天不從人願,新世紀才開始沒多久,第一次世界大戰就在整個歐洲蔓延開來. 動亂及動盪的年代,物質缺乏,大家縮衣節食節儉的過日子,戰爭於一九一八年結束,但跟隨而來的是全球景氣大蕭條的黑暗時期,持續了很長的日子,大多數的波 爾多酒商及莊園,都面臨著崩潰的命運.更糟的是,令人震驚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又接踵而來,戰火幾乎涵蓋全球各地,直到一九四五年,戰爭終於結束. 此時,波爾多才終於能開始被疏忽很久的莊園展開重建工作,全新的氣象在一九六0年代達到最高點,但投機分子也不斷充斥其間,造成市場混亂.接者,致命的打 擊又再度來臨.一九七三年的世界石油危機,深深地影響了全球的經濟,波爾多的葡萄酒再度面臨重挫,衝擊到尚未健全的波爾多葡萄酒市場,雖然一八九0年之 後,也釀造出不少年份的佳釀,但仍然讓波爾多的酒商及莊園留下了大量的庫存. 所幸這二十年來,拜亞洲各國經濟的快速掘起,大量的新貴.富豪消化掉儲存已久的陳年頂極佳釀,波爾多頂級葡萄酒的價格也在這幾年節節上升,這讓波爾多的酒 商及莊園展露出前所未有的燦爛笑容,再度開啟了波爾多的春天. 

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!